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雷”是被贪心埋下的?揭秘供应链金融道德风险背后
发布时间:2020-6-22    来源:    浏览次数:1255

来源:交易银行研究

作者:张恩同


2019年是供应链金融风险频繁爆发的一年。这些风险无疑为供应链金融业务的火热发展浇了一盆冷水,更是给供应链金融发展敲了一次警钟,甚至引来银保监会直接下发155号文对市场进行监管。


那么,今年引发市场和监管高度关注的 “爆雷”事件有哪些?


❖案例一:7月初,诺亚财富旗下承兴国际控股的爆雷,其从上游供应商采购3C产品后低价卖给电商平台,拿得到的应收账款凭证做供应链融资,再让自己的关联公司以高价回购产品,形成自卖自买的闭环。

❖案例二:闽兴医药涉嫌给应收账款确认函盖“萝卜章”。

❖案例三:百年老字号哈尔滨秋林集团涉嫌虚构应收账款。

❖案例四:嘉兴银行因质押物确认不谨慎导致可能无法收回3900万贷款。

❖案例五:洛阳银行则是被一个从合同、物流单到财务报表、审计报告都在作假的河南哈迪进出口有限公司骗走1.26亿元。


从发生的多起事件看,基础贸易背景的真实性存疑是导致“爆雷”的主因,也就是道德风险是主因。


百度词条上对道德风险这样解释:道德风险因素是指与人的品德有关的无形的因素,即是指由于个人不诚实、不正直或不轨企图,促使风险事故发生,以致引起社会财富损毁和人身伤亡的原因和条件。


进一步剖析,个人不诚实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呢?这其实有很大区别。


“雷”是被贪心埋下的吗?


主动的道德风险,更多的是贪心在作祟,更恐怖的是这不是一个人的贪心,而是一群人的贪心。


有业内人士透露,比较激进的企业,试图利用供应链金融加杠杆,获取资金后快速做大,进入资本市场并购,实现股权、资产升值。而部分金融机构难以获得优质资产,为了做大业务放松风控标准甚至是集体联合违规操作,是供应链金融操作、道德风险发生的根本原因。


无制的贪心,让上百亿的资金和没有限制的杠杆,撬动以十倍计的股权升值,送“罗静”等人站上资本巅峰,当然正是这不良的“初衷”最后把他们又送到监狱,行成完整的“轮回”。


如果“埋雷”是被形势所迫,埋还是不埋呢?


业内人士表示,做供应链金融业务还存在一种长短期经营的矛盾,是爆雷的根源之一,也是值得关注和防范的。


比如,眼前有一笔供应链金融业务,长期是可以看到风险存在的,风险概率不确定。但是当前有没有其他更好的业务可做,企业还得需要经营运作,那这笔业务做还是不做?这种被形势所迫的“埋雷”,其实来自于即需求端实体经济的高负债与低收益,以及供给端的金融乱象。



防范风险扩散狠抓“牛鼻子”核心企业


不管道德风险的根源是主动还是被动的,始作俑者会受到应有的惩罚,无辜被牵连的企业造成的损失和一系列负面影响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今年“爆雷”的企业涉及到京东、闽兴医药和哈尔滨秋林等大企业和核心企业。因此,155号文突出强调了核心企业的作用和地位。


7月中旬,银保监会发布《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简称“155号文”),对于由核心企业承担最终偿付责任的供应链融资业务,应全额纳入核心企业授信进行统一管理,并遵守大额风险暴露的相关监管要求。


据了解,此前有的银行开展保理业务时,并不将此责任纳入核心企业的授信进行统一管理。


在供应链金融中,核心企业担当了整合供应链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的关键角色,可以说掌握了供应链的核心价值。由于核心企业在供应链中大都处于主导的地位,因此其成为供应链金融在运行期间的风险的核心变量。


不难理解,核心企业的经营状况和发展前景决定了上下游企业的生存状况和交易质量。一旦核心企业信用出现问题,必然会随着供应链条扩散到上下游企业,把风险放大,甚至影响供应链金融的整体安全。同时,由于核心企业是供应链上下游中小企业开展生产活动和贸易活动的依托,核心企业的实力直接决定了应收账款的可回收性及存货价值变现能力。



金融科技正在成为克制道德风险的利器


金融科技虽不能解决道德上的贪心,但是却是克制道德风险的利器。


监管部门用155号文规范行业发展、提示行业风险后,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出台了解决“问题”的政策《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以下简称《规划》)。


《规划》在第一章就提到,“金融科技成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新利器。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建立金融风控模型,有效甄别高风险交易,智能感知异常交易,实现风险早识别、早预警、早处置,提升金融风险技防能力。运用数字化监管协议、智能风控平台等监管科技手段,推动金融监管模式由事后监管向事前、事中监管转变,有效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消除信息壁垒,缓解监管时滞,提升金融监管效率。”


其实,已有多家金融机构将供应链金融业务搬到线上,这样使金融科技有了更多的发挥空间。例如,中信银行通过供应链金融平台与核心企业对接,借助标准化电子付款凭证的多级流转,向其核心企业上游供应商提供全流程、线上化的融资服务等。


通过金融科技开展线上供应链金融业务能够有效解决风险控制,其中最为关键的供应链上下游客户身份识别、 “三流”数据监控、核心企业交易确权等问题。因此只要合理控制业务规模,通过数据交叉验证和区块链技术等防止数据篡改和泄漏,并配备符合企业、行业特点的供应链融资产品,就能够较好地控制风险。”


有些企业采用区块链技术,要求必须采销合同双方在线上确权,却严格核实双方身份,只有单方确权不认可;要求双方额外签订合同,把原本有瑕疵、可抗辩的条款杜绝掉;同时,引入担保公司并进行增信,帮助确认相关内容的真实性,以杜绝供应链金融确权和贸易背景造假的问题。